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朱轻 > 娘子要和离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娘子要和离目录  下一页


娘子要和离 page 10 作者:朱轻

   
  荆楚墨只得皱着眉头道:「好。」

  荆楚墨亲自送了他们母子回了若峰镇的将军府,可到了将军府以后,他却没有从大门进去,而是领着他们绕到了后门,直接从后门进了后院。在后院厢房安顿下来之后,他又万千嘱咐他们,「务必不要去前院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李韵凝终于忍不住问他,他这样遮遮掩掩的,搞得好像他们母子不能见人似的。她堂堂的将军夫人,什么时候进将军府还得偷偷摸摸的了?

  荆楚墨欲言又止,「只是暂时的,等过几日再说。后院我加强了人手,你们只要在后院好好待着,不要乱跑就是安全的,乖啊。」

  李韵凝忍不住冷冷地道:「这是将军府吧?」

  荆楚墨不解她是何意,老老实实地点头,「是将军府。」

  「我是你的正房妻子吧?」

  荆楚墨越发糊涂了,「匀匀你这是怎么了?」

  「没怎么,我担心你在外面待久了,忘了这些事情。」李韵凝见侍卫们都悄悄盯着他们两人,忽然清醒过来,她不能当众闹,这样两人的面上都不好看,她希望荆楚墨能主动坦白。

  荆楚墨哭笑不得,他的小娘子今日是怎么了?说话奇奇怪怪的,态度也奇奇怪怪的,好像有什么不满一样。可是边关危险,他这么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,希望她能理解他的苦衷。

  「勾勾你和华璋好好休息,我去忙了。」荆楚墨亲了亲她,然后抱着荆华璋玩了一会,对他嘱咐道:「替爹爹好好照顾你娘亲。」

  荆华璋挺了挺小胸脯,以稚嫩的声音大声道:「爹爹,华璋得令!」他是在学着郑海生的样子。

  众人忍俊不禁,噗嗤一声笑出声来。

  荆楚墨揉了揉他的头发包包,笑着点了点头,「不错,是爹爹的好儿子。」

  荆华场得了夸奖,十分开心,牵着李韵凝的手道:「娘,您放心,有我在,我保护您。」

  李韵凝穹腰将他抱起来,亲了亲他的小脸,「好,华华真棒。」

  「叫大名、大名。」

  李韵凝从善如流,连忙改了称呼,「嗯,华璋,华璋男子汉。走,娘给你做好吃的去。」说罢转身抱着他便往后院小厨房去,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荆楚墨。

  等李韵凝等人走进了后院,郑海生立刻上前汇报,「将军,关内隐藏着的鞑靼人余孽正在聚集着往若峰镇来,关外的鞑靼人也有异动,恐怕他们是打算里应外合,夺取虎啸关。」

  荆楚墨浓眉一挑,冷笑一声,「来得正好!」说罢,他大步流星地去了前院布置。

  鞑靼人已在十三州经营了不少年,荆楚墨虽然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收复了十三州,将大部分鞑靼人杀的杀,赶的赶,但是依然有不少鞑靼人换了装束,混在大昭百姓里隐藏了起来。这些人表面上已经归顺大昭,他不好直接下令杀,但是留着又是祸害,他原本正愁着这件事,而此时这些鞑靼人要主动送上门来,他自然是笑纳了。

  「让你家小蜜糖安排宴会,本将军要请客,记住务必盛大、隆重。」荆楚墨对郑海生道。

  郑海生不解,「将军,这是何意?」

  「既然鞑靼人想要机会,本将军便给他们一个机会。」一个自投罗网的机会。

  郑海生想了一会,忽然明白过来,他抚掌大笑,「不错、不错,确实是一个好机会,哈哈哈哈,若是鞑靼人误以为咱们关内的守将都在饮酒作乐,定会以为这是个强攻的好机会。咱们将计就计,趁这机会将内外勾结的贼人们一网打尽!」说着,郑海生又道:「将军放心,属下一定将此事办得漂漂亮亮的。」

  荆楚墨点头道:「你这几日就不要回军营了,只管待在前院好好保护好你的小蜜糖吧,她若有什么闪失,我也不会放过你。」

  郑海生立刻双眼放光,「是,属下遵命。」

  荆楚墨笑着推了他一把,「滚吧。」突然,荆楚墨又叫了一声:「等会。」

  郑海生连忙倒退着回来,「将军,何事?」

  荆楚墨想了一会道:「去把跟着夫人从京里来的侍卫头领叫来。」

  第5章(1)

  李韵凝和荆华积住在后院,保护他们母子的三四十个侍卫被荆楚墨调去了前院,他另外调了一队士兵来,将后院看得密不透风,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。

  荆楚墨这几日都没有过来看他们,荆华璋是个活泼的性子,在后院待不住,想要到前院去转转,但是却被拦了回来。

  「外院好像很热闹,我想去看看。」荆华璋斯斯文文地解释了一句。

  「将军有严令,后院的人不得进前院,也不得出府,小公子请回吧。」

  云芍被他的态度惹怒,冷声道:「你这是什么态度?这里难道不是将军府?我家小公子就是这将军府里的小主人,怎么,在自己家里玩,也要你同意不成?」

  那人被她的气势吓得收敛了一些,客气地道:「对不住,这是大将军的军令,违反军令是要被砍掉脑袋的,还请姑娘不要为难我们。」

  荆华璋何曾被人如此拒绝过,心里头登时愁得不行。莫说这个边境的将军府本就是他家的,就算是在京城的皇宫里也没人敢这样拦过他。而且,他都跟对方解释了,只是想去看看而已。可那兵士一直冷着脸,并不多解释一句。

  荆华璋是个有涵养的小孩子,他心里有火,又不愿意对着个下人发泄,只能憋着一口气跑回了房间,一个人坐着生闷气。

  云芍气得跺脚,愤愤不平地瞪了那人一眼,然后跟着跑了回来。

  「怎么了?不开心?谁惹我们家的小男子汉了?」李韵凝正靠在美人榻上打算午休,瞧见他气鼓鼓地进来便坐着不吭声,于是笑着问道。

  荆华璋扭过头,一语不发。

  李韵凝瞧他这样,像是气得不轻,于是连忙下榻,走到他身边,将他搂到怀里,柔声哄他,「告诉娘亲,谁惹你了?」

  荆华璋硬撑着不吭声,摇头,然而,整张脸通红通红的,鼻子都红了。

  「好儿子,告诉娘,是谁欺负你了?娘给你撑腰去!」李韵凝纳罕,这将军府里还有人敢给她的儿子脸色看?

  荆华璋章慢慢回转头,望着她,限眶红红的,「娘,爹爹是不是不要我们了?」

  李韵凝吓了一大跳,连忙问道:「为什么这么想?」

  荆华积大声说道:「这明明是将军府,可是我们好像不是这将军府的主人一样,哪里都不能去。爹爹明明就在前院宴请宾客,却派人看着我们,不教我们去。」

  李韵凝心头一跳,她眉头微蹙,回头看着云芍,「怎么回事?」

  云芍也是满肚子的火,她气愤地道:「夫人,我听将军府里下人们这几天都在议论,说将军要携夫人宴请达官贵人。夫人,将军夫人不是您吗,既然是为您接风洗尘的,为什么将军不来接您去前院?」

  李韵凝沉吟不语。荆华璋见她脸色不好,开始担心她,自己心里那点委屈早抛一边去了。

  「云芍,你去看看前院到底是怎么回事。」李韵凝隐约听到丝竹之声,原本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照这样看,她并没有听错,荆楚墨的确是在请客,而身为他的夫人,她并未被邀请出席,那么陪着他出席的又是谁呢?是他的那个妾?

  李韵凝攥紧了手里的帕子。哼哼,她李韵凝才是他荆楚墨的正妻吧?他要纳妾,怎么也得她点头才行。她若是不认那个妾,凭他将那狐媚子宠上天去,那也是无名无分。再说了,如今她就在府里,他既连宴客也要带着那个妾,到底置她李韵凝于何种地步?
 
 
 
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