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朱轻 > 娘子要和离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娘子要和离目录  下一页


娘子要和离 page 17 作者:朱轻

   
  于是皇帝亲自写了纸条,盖了玉玺印,交给了荆楚墨。

  荆楚墨拿着圣旨看了看。嗯,奉旨追妻,不错、不错,他很满意这道密旨。

  荆楚墨满意地带着圣旨出了宫,准备悄悄出城,与大部队会合,先风风光光班师回朝,等交接完事情以后,他就要认认真真地奉旨追妻了!一想到这个,他的心就柔软又火热了起来。

  这些年他就没好好宠过她,难为她一个娇滴滴的郡主,居然硬帮他把将军府给撑起来了,让他好在边关安心打仗,还给他生了个那么乖的儿子。这么好的媳妇,他怎么宠都不够啊。

  第8章(1)

  荆楚墨带着大军班师回朝当日,李韵凝一家子被皇帝召见,一遗去城门外迎接英雄。

  李韵凝原本是不想去的,不过,当她看到在人群里发光的荆楚墨时,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生了几分骄傲的心思,毕竟眼前这个让万众敬仰的英武男子,就是她的夫君啊。

  只是,当她看见荆楚墨身后的郑海生时,心情陡然不好了。哼,既然是得胜归来,那定是将他身边紧要之人也一块都带了回来吧?那那个女人也跟着他回来了?

  李韵凝心里不舒服,悄悄向皇帝靠近,嘟着嘴低声说道:「皇上,我的身子不太舒服,能否先回家?」

  皇帝淡淡一笑,「凝儿不舒服?先忍着,乖,一会逬宫朕让御医给你瞧瞧。」

  正说着话,队伍忽然停了下来,荆楚墨下马大步走到御前,解下佩刀,屈膝行礼,「微臣荆楚墨拜见皇上。」他身着甲胄,一举一动之间,甲胄晃晃作响,一股铁血气息扑面而来,带着让人心惊的煞气。

  皇帝屏了屏呼吸,笑道:「爱卿辛苦了,兔礼。」说罢,携着荆楚墨的手走向御辇。

  只是,荆楚墨的眼神却直勾勾地扫向李韵凝,火辣又炽热。

  李韵凝面色一红,心中一荡,又是一恼。哎呀呀,这人怎么这样,扮出这副样子来给谁看呢?难道他就不怕那个女人见他用这副要吃人的饥渴眼神看着她,恼了他?欸,他的眼神好可怕,要不要、要不要待会开溜算了?

  皇帝走过李韵凝身旁时,警告地看了她一眼。李韵凝打小就跟皇帝一块长大,当然很了解他了。皇帝哥哥瞄向她的这一眼,情绪可复杂了,总之就是让她乖乖的,不许乱跑。

  李韵凝没办法,只能歇了回家的心思,乖乖随着宫人的安排,进宫参加庆功晚宴。

  晚宴上的事情无非就是那些个无聊的流程,她应付了一会,便以醉了为借口,向皇后告了罪,先行离席回家去了。

  宫中不能坐轿子,李韵凝被云芍扶着,慢慢地往宫外走去。

  夜风微凉,李韵凝猛然被冷风一吹,浑身瑟缩了一下,感觉有些冷。云芍忽然想起披风落在大殿里了,于是连忙回去取。

  李韵凝有些浅醉,就扶着廊柱,低下头揉着盾心,舒缓头晕。忽然,她感觉身上一暖,于是笑道:「你这回倒是跑得快。」定是云芍取了她的披风回来了。欸,云芍这丫头,倒是跑得挺快的。

  一道清冷中带着笑意的熟悉声音响了起来,「娘子这是嫌弃为夫回得来晚了?」荆楚墨从她身后绕到面前,低头望着她笑。

  李韵凝一呆,抬眼看去,见他还穿着软甲,越发晁得身姿英伟不凡,而且眼睛也亮晶晶的,正含着温柔的笑意,宠溺地望着她。

  李韵凝才发现自己身上披的是他的外袍,袍子上还残留着他的体温,带着酒气和熏香气息,想来他也是刚从前殿出来。

  「匀匀,你这是要出宫吗?」

  李韵凝面色一肃,她将身上的袍子脱下来,扔到他的怀里,冷淡地道:「与你无关。」说罢绕过他走下台阶,打算往宫外去。

  荆楚墨愣了愣,追了下去。

  谁知李韵凝走得很快,他追到台阶下才追到她。他一把捉住她的手,道:「匀匀是我的娘子,自然与我有关。」

  李韵凝气笑了,回过头恨恨地盯着他的眼睛道:「难道我留与你的和离书,你竟不曾见到吗?那也没什么,待会子我与你写上十封八封的,只等你荆大将军得了闲,咱们御前见。你荆大将军另有所爱,我李韵凝绝不耽误你。」说着,她已是泫然欲泣。

  「匀匀……」荆楚墨哭笑不得,正要解释,忽然听到云芍的叫声。

  原来,云芍急匆匆出来,却不见了自家夫人,吓了好大一跳,连忙四处寻找,大声呼唤。

  李韵凝连忙伸手想要推开荆楚墨,不料荆楚墨却连忙将她拉向他,还低头用唇堵住了她的口,一面揽住她的腰,不但将她推到了玉阶旁边的角落里,而且还将他那雄壮的身躯重重地抵住了她软软的身子,教她动弹不得。

  那玉阶足有阶一丈多高,阶梯旁有白玉石栏杆围着,加上荆楚墨穿着深色衣裳,两个人躲在角落里像隐形了似的,云芍从旁边经过,愣是没看见。

  云节越走越远,李韵凝挣扎了半晌,根本不能撼动他分毫,反而将自己累得直喘气。她俏脸微红,胸口起伏不定,身上淡淡的香味随着她的挣扎一丝丝逸出,断断续续钻入荆楚墨的鼻腔,惹得他心痒痒的。

  荆楚墨见李韵凝停止了挣扎,吻够了方才放开她,与她额头抵着额头,呼吸相闻。两人贴得极近,四肢交缠,胸腹相贴,密不可分。

  「匀匀,我们回家去?为夫自会与你说个明白。」荆楚墨心里像被羽毛扫过,轻飘飘,却让人想入非非。他的身上带着淡淡酒气,眼神在昏暗的角落里显得异常明亮。

  李韵凝与他做了几年夫妻,当然知道他在喑示什么,脸顿时滚烫不已,加上浑身有些发软,她几乎站不住。

  荆楚墨轻笑一声,低下头吻了吻她的脸,「匀匀,为夫好想你啊。」

  「将军请自重!」李韵凝倘脸一板,冷冰冰地开口道。

  荆楚墨痴痴地看着她:「娘子生起气来也这样好看。」

  李韵凝冷哼一声道:「哪个是你的娘子?你的娘子不是在若峰镇的将军府里替你宴请八方来客?你的娘子难道不是留在你身边,与你同生共死?你的娘子难道不是替你操持家务、生儿育女?」说着,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连声音也变得哽咽了起来。

  难道她不想当贤妻?难道她不想为他操持家务、洗衣做饭?但他一年到头的,十二个月里倒有十个、十一个月不在她的身边,她倒是想当贤妻……可哪有机会当?

  皇帝哥哥要防着他,把她和儿子扣在京城,她就是想去他身边也无能为力,所以他就在外头找了一个「贤妻」了?他考虑过她的感受吗?

  见娘子气苦,荆楚墨只觉得心如刀割。他何尝不知娘子自嫁了他起,就没得过他的照看,反而还要独自带着幼儿待在京城,替他撑起了一个家?只是,她娇气归娇气,却很识大体,以往从不说这些话,这是伤了心,才会说出口的吧?

  荆楚墨心疼不已,一时间竟无话可说。见李韵凝努力想要挣脱他的禁锢,他连忙加重了手下的力度,又解释道:「匀匀,我写的信你可有收到?」他相信,若是她看过了信,应该会明白的。

  李韵凝并没有收到他的信,此时什么都不想听。现在的她只想立刻离开皇宫,不要再看到这个让她觉得伤心的男人,然后回到她温暖的房间去,好好地泡个热水澡、睡个觉,兴许心里就不那么难受了。

  「娘子你听我说……」
 
 
 
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