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朱轻 > 娘子要和离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娘子要和离目录  下一页


娘子要和离 page 18 作者:朱轻

   
  荆楚墨刚要开口解释,忽然李韵凝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,扬声叫道:「云芍!」

  原来,云芍找了一圏没找到人,吓得魂飞魄散,又哭又喊地惊动了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,那太监总管一听说她是大将军荆楚墨夫人的丫鬟,登时十分重视,亲自带了几个小太监帮她一起寻找。一群人快速在周围各处悄悄找了一番,没找到,后来,那太监总管猜测李韵凝并未走远,于是领着云芍等人重新返回大殿附近寻找。

  云芍听见李韵凝的声音,惊喜地抬起头,果然在玉阶旁看到了自家主子,连忙奔了过来。

  荆楚墨见来了一大群人,想着宫中也不是说话的好地方,只好放开她,陪着她走了出去。

  李韵凝走了两步,感觉他还跟着,回过头杏眼一瞪,凶凶地说遗:「你站住,不许跟着我。」

  看着她一脸的恼怒、面上还带着些羞涩,又掺着些故意做作的嫌弃,荆楚墨又无奈又好笑,他的小娇妻啊,还真是……傻得可爱。

  两人走到院子中间,云芍迎了上来,一见到李韵凝就扑上来抱着她就哭,「郡主,您可吓死奴婢了,奴婢还以为把您给丢了,回去肯定被王妃扒掉皮。」

  「好了、好了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别哭了,一会吵到皇后娘娘可不好。」李韵凝拍了拍云芍的后背,宽慰了两句。

  太监总管是个人精啊,一见李韵凝身上披着荆将军的外袍,又见两人面色绯红、气氛怪异,便立刻猜到,大约是这对夫妇久未见面,宫宴尚未结束便忍不住跑出来相见了。也难怪,荆将军与夫人常年分居两地,人都说小别胜新婚,这许久未见的,跟那干草遇见了烈火似的,可不得……嘿嘿嘿。

  太监总管是个聪明人,于是堆起笑容,上前见礼,「咱家见过荆将军,见过夫人。」

  李韵凝放开云芍,颔首淡淡地道谢,「有劳马公公了。」

  「应该的、应该的。夫人可是要出宫?奴婢着人抬了轿子来送夫人可好?」

  李韵凝刚想说好,荆楚墨开口了,「不必,马公公,麻烦你回头给皇上禀告一声,就说我家夫人不胜酒力,烦你替荆某告个假,先护送夫人回家,荆某下回再陪皇上喝酒。」

  李韵凝眼珠子一转,连忙道:「不必了,你还是回去陪皇上吧。锐王府的侍卫就在外面,我自个回去就行。皇上今日正在兴头上,你别扫了皇上的兴。」

  李韵凝一边说着,一边不动声色将荆楚墨的外袍塞还给他,然后披上自己的披风,扶着云芍,袅袅娜娜地往外面走。那藏在萝裙下的一双莲足还迈起了快节奏的小碎步,就像踩了风火轮一般,急急地往宫外走去。

  马公公连忙吩咐了小太监跟着送送,他又对荆楚墨道:「荆将军。」

  荆楚墨想了想,今日是皇上为他摆的接风宴,他这个主角要是先走了,岂不是落了皇上的颜面?所以他确实不方便早早离席。于是他笑了笑,道:「酒醒得差不多了,是该回去了,一会皇上该派人来找我了。」

  马公公连忙笑道:「那是,将军可是皇上跟前第一人啊,皇上日常念叨将军的英勇事迹,咱家听得也是佩服不已……」

  两人一边说笑,一边转身上了台阶,往大殿走去。

  荆楚墨站在高处,回头看向李韵凝的方向,直到亲哏见到穿着锐王府服饰的侍卫过来迎向了自家娘子,这才安心回头进了大殿。

  因着荆楚墨立了大功,皇上心里高兴,一时竟饮多了几杯。他喝醉了酒,脑子不清醒,就赐同样醉酒的荆楚墨在宫里留宿一夜,还给他安排了两名美人作为赏赐。

  第二天当君臣俩醒了酒以后,都齐齐被昨晚的荒唐给吓了一跳。尤其是皇上,心里过意不去得很。一来李韵凝就跟他的亲妹子并没有什么两样,给自己的妹夫塞女人?他是不是脑子里长了草?二来最近李韵凝正与荆楚墨为了子虚乌有的女人在闹和离,在这个节骨眼上,他居然塞了两个女人给荆楚墨?

  于是皇上赶紧让马公公去打听,还吩咐他务必要嘴巴紧些,等下了朝再禀报给他。马公公不敢怠慢,急忙提审了昨夜被派去服侍荆将军的那两位美人。

  结果那两位美人哭着对马公公说道,昨天夜里她两人原要服侍荆将军歇下,不料荆将军虽然醉酒,却警醒得很,她们一近身,荆将军就以为有敌袭,直接就从榻上跳下,劈头盖脸地揍了她俩一顿,两人当场就趴地上,动不了了。

  两美人感觉她们快被荆将军给打死了!她们在冰冷的地板上躺了大半夜以后,好不容易才爬了起来,准备赶紧出去,找个太医来救命,不料两人一动,荆将军又以为有敌袭,又从榻上跳了下来,又打了她俩一顿。

  直到一大早,荆将军醒来,见自己榻前卧着两个鼻青脸肿的人,不由得十分错愕,还逼问她俩是谁,为什么会在这里……要不是到了上早朝的时候,他还准备揪着她俩来面圣呐。

  美人哭得凄凄哀哀,那鼻青脸肿的样子也分外可怜,但不知为什么马公公就是很想笑。

  等皇上散了朝以后,马公公将这事一五一十地报与皇上知哓,两人还躲在御书房里闷笑了好久……当然这是后话,暂且不提。

  第8章(2)

  荆楚墨在第二日上朝时便主动提交了兵符,并自请解甲归田,休养生息。皇帝挽留了几句,见他态度坚决,于是收了兵符,让他先去兵部任职。

  荆楚墨本打算卸去全身所有职责落个无官一身轻,但是,一则是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将士们尚未安置妥当,再则,鞑靼人虽被剿灭大半,但得知他卸职,想必会有所异动,到时候又有一番折腾。想了想,他接受了皇帝的任命,准备将这些事情都一一处理妥当之后,再谋个虚职。

  李韵凝没有回将军府,荆楚墨也没有去,京城的将军府竟冷冷清清的,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,指指点点。

  在这期间,荆楚墨每日里处理完兵部的事情以后,总要策马出塬,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进入别院,能好好亲近一番自家娘子与儿子。

  当然了,别院依然被锐王府的私兵们看得紧紧的,他想娘子想得发疯,却也不愿因为想见娘子而硬闯别院,免得将来与外家闹翻了,更加不好收场。

  而荆楚墨也往外家锐王府去了几次,想要求见岳父、岳母,将那误会好好解释清楚。奈何岳父、岳母都不肯给他机会,每每他上门去,他们要嘛就不在府里,要嘛就没空见他。

  可虽见不着娘子,但荆楚墨还是能在宫里,每天见一见儿子荆华璋的。听说娘子在别院里过得挺好,每天小锅小灶的,自个做饭吃,挖空心思地创新菜式,还每天侍弄侍弄花草,或是抚抚琴,教丫鬟唱个曲子来解解闷之类的。只是,越是知道她过得好,他这颗心就憋得难受!

  荆楚墨一直都知道,这些年他不在妻儿身边,但他的娘子却依燃把京城的将军府打理得很好,连着儿子也被她教养得很好。所以,每每当他以她为豪时,却也有些深深的遗憾,好像她一个人,平时不需要他的照顾和帮衬也能过得很好?这么一想,荆楚墨就更慌了,难道,她真不要他了吗?

  荆楚墨思来想去,觉得再也不能这样下去。匀匀误会了他,他就得主动一点,想法子解决这件事才行。

  这一天,荆楚墨下了朝以后,先是受召去了御书房与皇上商议军事,之后就去了东宫,接荆华璋下学。
 
 
 
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