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朱轻 > 娘子要和离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娘子要和离目录  下一页


娘子要和离 page 20 作者:朱轻

   
  李韵凝看看荆楚墨,又看看儿子,怨他带坏了儿子。明明华华很听她话的啊,他一来,华华就不听她的了。她默默地翻了个白眼,然后叫了一声:「救命。」

  本来暗卫们正猫在隐蔽的地方,兴致勃勃地观看这夫妻两人和好的戏码的,忽然听到郡主喊救命,他们纠结了一瞬,连忙跳了出来,「属下等誓死保护夫人!」主人有令,他们不得不遵从啊。

  李韵凝挑畔地看着荆楚墨,却责问喑卫道:「你们就没发现有人闯入别院?」

  侍卫有苦难言,他们是发现了,可是不能认真管啊。一方面荆楚墨是本朝的战神英雄,一方面他又持有皇上的追妻圣旨,虽然王爷有令,让他们保护郡主,不许荆将军进入别院,也不许他靠近郡主……可他们也很为难啊。

  侍卫们只得将李韵凝护在身后,手按在剑柄上,对荆楚墨歉然遗:「将军,三中三高手论坛\全年免费三中三资料\特准特马资料:对不住了。」

  李韵凝嘟着嘴生闷气。这些个白哏狼,他们到底是谁的侍卫啊!

  「嗯,刚才你们没看清圣旨?」荆楚墨将圣旨从怀里拘出来,递绐给荆华璋,「儿子,打开,给念念,爹爹考考你,看你能不能将这圣旨上的字认个全。」

  李韵凝瞪大了眼晴。嗯,圣旨?什么圣旨?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妙。

  「爹爹,华华已经认得很多字了。」说着,荆华璋将圣旨打开,奶声奶气地将那黄绫圣旨上的几句话念了来。

  李韵凝顿时杲若木鸡。侍卫们则露出了想笑,又不敢笑的神情。

  荆楚墨则一本正经地说道:「本将军奉旨追妻,尔等阻拦,便是妨碍公务……怎么,尔等要抗旨?」

  众侍卫们连忙口称不敢,又见大将军朝他们挥了挥手,犹豫了一番,众侍卫们纷纷退下,却也不敢离开,只远远地看着,以保护郡主的安危就好。

  「华华,你过去替爹爹看管着他们,不许他们过来,让爹爹与你娘亲好生说上一会的话。」荆楚墨轻声说道。

  「华璋得令!」荆华积大声说道,然后走到了一边,守着那几个侍卫,眼睛骨碌碌地转。

  李韵凝气苦,心想明明皇帝哥哥是她的哥哥,怎么也帮着这个没

  良心的来欺负自己?那劳什子的追妻圣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再转头看看痴痴瞧着自己的负心汉……哎,他又这样看着她。看看他的眼神,就像饿了多少天的恶狼一样,还发着幽幽的绿光。

  李韵凝转身就走。

  荆楚墨一把拉住了她,「匀匀,确是你误会了,你是不是以为那日你离开边疆时,那红衣女子是我的……不,不是,真不是啊!匀匀你听我解释,她是唐氏,是我那副将郑海生新过门的妻室啊。」

  李韵凝一呆,什么?那个红衣美人唐氏竟是副将郑海生的妻室?这、这怎么可能?她明明就在抵达若峰镇的第一天,亲眼见到将军府中的仆役待那唐氏十分恭敬,还亲耳听到那卖水果的老太喊唐氏为夫人?

  不对!李韵凝突然想起来,那个卖水果的老太是个结巴,而且音还很重。当时她再三询问那个唐氏是不是将军夫人的时候,好像老太很肯定地说了句什么刚刚进了将军府的,就是他夫人、汤夫人,还是唐夫人的?

  再想想,荆楚墨说,郑海生的妻室姓唐?那也就是说,当时结巴老太也有可能是在说,进入将军府的那位是唐夫人,而不是他夫人?

  李韵凝抚额。

  不会真是她搞错了吧?可是……好吧,就算她当时听错了,错把结巴老太所说的唐夫人给听成了他夫人。但当时她明明就在将军府里,那那场由「将军夫人」主持举行的宴会又是怎么一回事?

  荆楚墨似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,解释道:「你去边疆的时候,恰好就是鞑靼人想要攻入城内之时。当时城里尚有鞑靼人的余孽未消,城外的鞑靼人又联合了其它部众,想要里应外合地夹攻咱们。所以我设计让唐氏假扮你,宴请城中诸将女眷,那些鞑靼人自然是忍不得了……

  你想想,城中守城皆在守关,独留了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,且还人人都是与守城们息息相关的人物,这伙还潜伏在城里的鞑靼人岂肯罢休?」

  李韵凝傻傻地张大了嘴。

  荆楚墨觉得自己说再多都没用,不如直接让她见到真相,便道「匀匀若不信我,不如跟我回将军府,只要见一见郑海生和唐氏,便知我是不是在骗你。」

  这个傻娘子啊,她也不想想,他亏欠她不是一点半点,怎么舍得骗她?实是当时的境况太过于凶险,她又是朵自幼在温室里长大的娇花,他如何舍得让她担惊受怕?

  李韵凝有些犹豫,心里已是信了,正巴不得现在就赶去将军府,召来唐氏好生询问一番,可她又拉不下面子。虽然外头的事都有皇帝哥哥和皇后嫂嫂替她压了下来,可皇帝哥哥给了这个没良心的这劳什子追妻圣旨,岂不是代表着皇帝哥哥和皇后嫂嫂什么都知道了?哎呀呀,以后她要怎么做人?

  荆楚墨一见小娇妻面上的纠结模样,心中狂喜。但他也知道,娘子爱面子,所以也不逼迫她,只是顺手从旁边的桃树上摘了一个熟透了的桃子下来,随便擦了擦便一口咬了上去。

  李韵凝顿时怒视着他。

  荆楚墨被吓了一跳,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,见她盯着自己手里的桃子,眼里冒出了怒火,他连忙解释了一句,「好饿。」

  李韵凝上前便夺过了他手里的桃子,往那边革丛里一扔,怒道:「这桃子没洗,又还不曾削皮切成块,如何能吃?」

  荆楚墨憨憨地笑了一下,摸了摸脑袋,「在边关习惯了,能吃行,填饱肚子比较重要。」

  在边关,在战场上,莫说没洗过的桃子,有时候饿了,树皮、野草照样吃,不然能怎么办,饿死自己?他潜入鞑靼人的老巢捉他们的王的时候,可是连续饿了五天,每天只喝少量的水保持自己活着,终于等到鞑靼王走进他设置的圈套,一举擒获!

  李韵凝顿时想起他在边关时的一切,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,她的心忽然柔软了。

  「你爱吃,我让丫鬟摘了来,洗净了削皮切块再给你吃。你是华华的爹,小孩子最会学大人样,今天你摘个桃子洗也不洗就吃了,明日他就敢学着你,也在外头随便摘个果子就吃。他年纪还小,肠胃又弱,如何禁受得住?」李韵凝唠叨道。

  荆楚墨乖乖地点头。想了想,他又可怜巴巴地说道:「娘子我想吃西湖醋鱼,想吃碧螺虾仁,还想吃西湖莼菜汤。」

  李韵凝哼了一声,把头扭到了一边,还高髙地扬起了下巴看向天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那些菜可都是她费心费力做出来的,才不给某个没良心的人吃呢。

  可过了一会,她又有些发愁。这没良心的口味重,西湖醋鱼、碧螺虾仁什么的都太清淡了,不如待会再让厨下加做几道他爱吃的菜?

  走了两步,李韵凝想起了自家的乖儿子,连忙朝着儿子的方向招招手,「华华过来,咱们去用饭,娘亲今天做了西湖醋鱼、碧螺虾仁、西湖莼菜汤……嗯,还有一道黄焖羊肉。」

  荆华璋蹦蹦跳跳地过来了,看看娘亲,又看看爹爹,心里不安得很。但见娘亲虽然还板着脸,却并没有再驱赶爹爹,而爹爹而跟随在娘的身后,满面笑容……小小孩童一下子就猜到了,定是爹爹跟娘亲说好了,娘亲不再生气了吧。
 
 
 
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