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朱轻 > 娘子要和离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娘子要和离目录  下一页


娘子要和离 page 22 作者:朱轻

   
  荆楚墨认真说道:「为夫要在夫人面前好好表现,不能教夫人失望。」

  「你、你误会我的意思了。」李韵凝面红红,惊慌失措地释着,然而她却已经被荆楚墨压在了榻上,双唇也被他吃住。

  荆楚墨疯狂地亲吻她,仿佛要将她吃掉,这种急切和霸道,让李韵凝害怕又莫名有些兴奋,她一边无力地抵抗着,一边又不由自主被他撩得脸色发红、心跳加快。

  荆楚墨一边吻她,一边将两人剥了个精光,两个人坦诚相待。

  「白日宣淫,不好、不好。」李韵凝双颊绯红,双唇被他吻肿,微微嘟着,像是在撒娇。

  荆楚墨望着她完美如白玉的身子,悄悄地咽了口口水,「小别胜新婚,为夫我想你已经快要想到发疯。」

  李韵凝呸了一声,骂道:「哪里小别了?昨天你还……」

  娘子也说,那是昨天了,昨天与今天,可不就是小别?」荆大将军强辞夺理道。即使现在日夜都能见到她了,可她却依然美得让他惊叹,漂亮的锁骨和双乳,纤细的腰肢和圆润的臀部,以及修长、笔直的双腿,无一不美。

  李韵凝被他看得不好意思,抬起双臂,遮住胸前的风光。可是,她胳膊纤细,遮得了一处,遮不了另一处,若隐若现的,反而更让人想入非非了。

  「匀匀真美。」荆楚墨将她的双臂轻轻拿开,「不要遮,让为夫好好看看。」

  李韵凝被他的孟浪震惊到,瞪大了眼晴看着他,原来他的本性竟然如此不羁?

  荆楚墨微微一笑,眼神十分危险,他轻笑一声,挑眉问道:「匀匀害羞了?」

  李韵凝被他挑畔的语气刺激到了,反驳道:「谁害羞了?又不是没见过。」虽然一开始她对这桩婚事不满,但是,在荆楚墨的善解人意和温柔攻势里,她逐渐接受了他,加上两人夫妻生活十分和谐,渐渐地便接受了。她对他……嗯,还是很满意的。

  荆楚墨挑盾,「那你为何要闭眼晴?」他想要她看着他的眼晴,这样他会更开心。

  李韵凝坐起来,一把推在他的肩上,「看就看啊。」

  荆楚墨难得见她这样,像只被激怒的小野猫,露出了一点利爪,非常性感。于是他配合地躺倒在床上,笑咪咪地看着她,「然后呢?」

  李韵凝咬了咬下唇,硬着头皮骑在他身上,双手将他的双臂抓住,拉到头顶。她学着往常他对待她的样子,假装凶凶的样子。

  荆楚墨十分配合,继续引导她,「你不要坐在肚子上,要坐下去一点。」

  李韵凝的脸红得快要滴血,她何曾这样疯狂过,但是她似乎并不反对这种事情,反而有一丝丝的兴奋。

  ……

  两个人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世间的一切,此时此刻,唯有彼此。

  第10章(1)

  李韵凝第二日才醒来,浑身酸痛,她睁开眼晴,正看见荆楚墨撑着脑袋在看她。想到昨日的疯狂,她顿时有些害羞,马上闭上眼睛,假装自己没醒。

  荆楚墨亲了亲她的唇,笑着同她打招呼:「匀匀,早啊。」

  听他的声音中气十足,丝毫没有倦意,而她则浑身酸痛,李韵凝不禁有些着恼,「你倒是精神好。」

  荆楚墨笑道:「怎么了这是?来,为夫给你按摩按摩。」

  荆楚墨知道她身子娇弱,每次欢好之后都会浑身酸痛,于是他养成了习惯,每次事后都会仔细给她按摩全身,缓解她的不适。昨日他太兴奋了,一连要了她几回,到后来他也睡着了,便忘了给她按摩,等他想起来的时候,她已经睡得很沉了。他不想吵醒她,于是便等着她醒,醒了好给她按摩。

  李韵凝发泄了几句,还是乖乖趴在床上,让他给她按摩。等荆楚墨替她按摩完,李韵凝才突然想起了什么,惊呼道:「啊!今天你还要上朝呢。」

  荆楚墨哈哈哈大笑,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,胡乱用沾温了的帕子擦了一把脸,三下两下就换好了官服,去外头接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儿子,父子俩一块走了。

  李韵凝有气无力地在床上趴了好一会,这才忍着浑身的酸痛起了床。她昨晚上被他要得狠了,白天也没什么精神。到了傍晚时分,荆楚墨命人回府传话,说要带着儿子去外头赴宴吃酒,李韵凝也没太顾得上,昏昏沉沉地继续补觉,也不知他父子两人是何时回来的。

  李韵凝倒是被荆楚墨给弄醒了。哎,被他压着又办了一回,能不醒吗?她半眯着眼侧过头问他,「华华晚饭吃了什么?现在什么时辰了?你带了他去与谁吃酒?」

  荆楚墨按着她的纤腰,身下正奋力冲刺着,哪里还顾得上回话?

  到了紧要关头处,李韵凝只觉得脑子里绽开了一朵灿烂的烟花,那耀眼的光,激得她脑子直发晕……最终,她依偎在他精壮的怀里,两人同时沉沉睡去。

  又是清晨,只前一天李韵凝歇了一整天,今天好些了,便也起身,服侍荆楚墨更衣上朝。荆楚墨高兴得连嘴都合不拢,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用过了早饭,荆楚墨才领着儿子走了。

  李韵凝站在廊下伸了个懒腰。哎,昨天唾了一整天啊,不好、不好,今天可要多活动活动才行。

  结果云芍鬼鬼崇崇地过来了,「夫人,昨日夜里将军带回来的那两狐狸精如何处置?」

  李韵凝一愣,怀疑地看着云芍,不敢置信地问道:「狐狸精?什么狐狸精?」

  云芍气愤地说道:「昨日夜里,将军吃醉了酒,领着小公子和那两狐狸精回来了,还让管家好生安置那两只……不是,是那两个,嗯,美人。将军还说,还说什么万万不能委屈了美人什么的。」

  李韵凝勃然大怒。但很快,她又喘着粗气,尽可能地让自己不要那么生气。嗯,生气影响判断力嘛。

  可想了又想,李韵凝终是咽不下这口气,便整理了一番心情,又盛妆打扮了,才让云芍去请了那两只狐狸精……啊不,那两位美人过来。

  不多时,云芍果然领了两位楚楚可怜的美人过来。

  李韵凝见了那两个风情万种的美人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方才好不容易才勉强压下去的怒火又开始熊熊燃烧。

  只是,还没等她开口呢,两美人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,还用膝盖跪行着朝她挪了过来,然后一人抱住了她的一条腿,仰起了巴掌大的小脸看向她,还哭得梨花带雨的,「夫人行行好,快救救我们吧。」

  李韵凝看着匍匐在地的两人,觉得莫名其炒。怎么,还有人比她更委屈?想了想,她说道:「说吧,怎么救你」

  一个美人泣道:「启禀夫人,我们、我们身子弱,经不起将军的折腾啊,真的!上回将军歇在了宫里,皇上命我两人服侍,我、我们姐妹可差点就死在了将军手里啊。」

  另一个美人也哭道:「是啊,夫人,您行行好,悄悄放了我们姐妹离开吧,我们、我们真的侍候不了将军,真的!」

  两个美人,一个哭得涕泪齐流,一个哭得直打嗝,两人已经完全顾不上形象了。所以,嗯,这应该是真的。最重要的是,荆楚墨的那一方面有多强、多厉害,再也没人比李韵凝更清楚的了。所以说……

  李韵凝凤眼微眯,双拳紧握,心中的怒火越发地高涨了起来。呵呵,是吗?上回荆楚墨歇在宫里的时候,皇帝哥哥还命这两个狐狸精去服侍荆楚墨?所以,现在荆楚墨是觉得她李韵凝已经不怪他了,这才火急火燎地要把这俩……他睡过的狐狸精接进府里?
 
 
 
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