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朱轻 > 娘子要和离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娘子要和离目录  下一页


娘子要和离 page 23 作者:朱轻

   
  李韵凝将一口银牙咬得咯咯作响,三中三高手论坛\全年免费三中三资料\特准特马资料:看着哏前这两个羞羞怯怯、弱不禁风的美人,恨不得现在就将这两个小妖精送到锐王府去,请母妃替她处理掉。可残余的理智又告诉她,要相信荆楚墨,至少也要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。于是,李韵凝只得按捺着性子,让云芍又把这两美人给塞回了原来的屋子里。

  李韵凝气呼呼地闷坐了一整天,又生了一整天的闷气,终于等到荆楚墨下了朝。但也不知为什么,荆楚墨带着荆华璋在外头也不知在搞些什么,这半天也没回府,直到天快黑了,才有丫鬟从前院传了话过来,说将军领着小公子并两位参将大人待会就过来了,请夫人备下酒菜,再将昨天将军带回来的两位美人也一并请出来。

  李韵凝简直气得不行。怎么,纳个妾还要摆酒?还要趁机宴请部下?那要不要她让出这正妻的位子,再给二美各置上一身正红嫁衣?

  李韵凝气得不行,果然吩咐云芍,先去好生打扮一番那两位美人,再好好地治上一桌酒菜。哼,她倒要看看,若是他敢在席间明言纳妾二字,她立刻就进宫,去找皇帝哥哥问问清楚,要是皇帝哥哥不给她作主,她就去找太后,哼!

  不多时,厨下果然送了两桌席面过来。

  李韵凝连连冷笑,命人去前院请了荆楚墨等人,又命云芍将打扮一新的二美也请上来。

  那二美因在后院之中,很快就先到了。李韵凝看着两位着大红衣裙,佩戴着金银首饰的美人,恨恨地眯起了眼睛。

  这两位美人方才被云芍狠狠地敲打了一番,知道今日就是大将军的纳妾吉时,又见未来的主母居然赐她俩穿正红的嫁衣,快被吓死了,浑身都哆哆嗦嗦的,眼神惊恐、不安,越发显得楚楚可怜、柔弱无依。

  这时,荆楚墨带着儿子,领着两个同样英武的男子进来了。那两人连忙朝李韵凝行礼,「末将见过夫人。」

  只要荆楚墨不提及纳妾二字,李韵凝就很愿配合他,当下就按压着心头怒火,笑盈盈地说道:「二位将军太客气,快快免礼。家下略备薄酒几杯,还请将就……」说着,她的眼神就落到了荆楚墨的头上。

  荆楚墨一进门就先打量了那两个红衣美人一番,大约是见到了她两人身上的大红衣裳,以及她们那从头到脚琳琅满目的首饰,立刻就露出了满意的神色。可两个美人却在他那「如狼似虎」眼神下,被吓得瑟瑟发抖。

  众人分宾主坐下,开始用饭。荆楚墨带着两参将和儿子一桌,李韵凝带着两美人一桌。男人那边倒是谈笑风生的,可女人们的这边……那两美人快被吓死了,也不敢吃饭,就垂着头,默默地哭着,眼泪成串地往下淌。

  李韵凝原本有一肚子的怨愤,可见这二美心有戚戚然的样子,又忍不住有些疑惑。

  好啦,荆楚墨他、他身为一个男人来说,他的需求确实有些,嗯那个,太索需无度了一点啦,但也没到这么恐怖的程度吧,怎么这两女的就怕成了这样?罢罢罢,别说她就不愿意荆楚墨纳妾,就算他想强纳,只要这二女不愿意,她就能替她们作主。

  打定了主意以后,李韵凝见那二美实在可怜,就将席上的菜肴朝着她们的方向推了推,劝道:「这糯米肉丸很是香糯、鲜美,你们尝尝。」

  那两位美人先是对视了一眼,神情更是惊恐。

  第10章(2)

  而那边,荆楚墨见女眷这边「气氛和睦」便更是高兴,就站了起来,对李韵凝行礼作揖,说了声:「多谢夫人好生照拂这两位……」说到这里,似乎他也不知道要怎么称呼这两位美人,只得继续含糊地说道:「既然酒足饭饱,那咱们就说正事了。」

  李韵凝顿时面如寒霜,而两位美人被吓得快要瘫在椅子上了。

  可偏偏这时,荆楚墨又不吭声了。他站在原地,挠了挠头,想了半日才说道:「女儿家柔弱又矜贵些,不如让姑娘家先选?」

  李韵凝一愣,选?选什么选?再一看,那边那两个年青的参将都已经面红耳赤地垂下了头。

  这时,她只听到荆楚墨冲着那两美人道:「这就是我给你俩相中的夫君,他俩都是身家清白、战功赫赫之人,而且年青有为又无婚配,只是常年微战沙场,无暇相亲。所以……嗯,你俩各挑一个。要是你俩不挑他们,那就换他俩来挑你们。」

  此言一出,李韵凝与那两位美人齐齐惊呆。什么?什么、什么、什么?这是怎么一回事?不是说,今天是将军纳妾之日吗?怎么、怎么就变成了拉郎配?

  两个美人吃惊地瞪大了眼晴。

  其中身材微丰的那个美人脑瓜子活泛些,心想与将军作妾,等着被这蛮霸将军活活打死,还不如为人正妻,从此堂堂正正地伴在夫君身边当个正头娘子,岂不美哉?再说了,这两位参将瞧着也是青年才俊,还不如……

  于是,身材微丰的那美人大胆地站起身,先朝李韵凝行了一礼,又朝荆楚墨行了一礼,也不敢多说话,走到了那两位参将的面前,快速地扫了一眼以后,便站到了略年长些的那位身旁。她面红红的,也不敢多说话,只低了头,含羞又看了那参将一眼。

  那参将受宠若惊,不敢置信地看看美人,笑笑。再看看美人,他又高兴得想哭。

  这时剩下的那美人也回过神来,连忙学着她姐妹的模样,向李韵凝与荆楚墨各行了一礼,便走到了剩下的那名参将身边。

  那年轻些的参将也笑了,嘴角都咧到了耳根子下。

  荆楚墨看着那俩个美人的装扮,满意地笑道:「好极、好极,今天你们夫人赏给你们的这身衣裳也就跟嫁衣似的,今日就拜堂吧。」

  那两参将惊喜万分,两人站起身,齐齐说道:「那、那末将恳谓将军与夫人为我们等主婚,咱们这就、这就……拜堂?」

  荆楚墨哈哈大笑,「成!」这些军官也都是跟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,可惜在沙场上打拼得太久,天天混在男人堆里,今天好不容易得了个媳妇儿,就是他,也替这些兄弟高兴啊。

  再看看那两美人……算了,不用看了,她俩也是满脸的惊喜。先是欢喜终于不用给那活阎王做妾,其次又高兴将军给指婚的夫君也是有品阶的参将,居然品阶低点,可一嫁过去就是正头奶奶,待过得几年夫君攒得军功,她们不就是诰命夫人了吗。

  全场大约就只有李韵凝一个人云里雾里的,搞不清状况了。

  但那也没关系,大家都被高兴坏了,自顾自地喝了交杯酒,又朝着荆楚墨这个证婚人磕了头,那两参将就领着自己的新媳妇,高高兴兴地离开了。

  晚上,李韵凝洗漱过后,呆呆地坐在窗边,筌着天上的明月发呆。晚风吹起她的发丝和衣裳,有一丝清凉,带着秋夜特有的味道。

  荆楚墨洗了澡,赤裸着精壮的上半身,只穿了条亵裤走过来,轻轻地拥住了她。

  好吧,本来李韵凝有满满一肚子气,想要好好教训他的,但是、但是……现在她也已经消了气。  想想,她还是有些不甘心,便伸出手,狠狠地掐了一把他精壮的胸肌,骂道:「你个没良心的!上回皇帝哥哥命你留宿宫中,你、你把那两个美人给睡了?那你今天还能把她俩许给了你的部下?你、你这人……」

  一听这听,荆楚墨一下子就跳了起来,「瞎说!哪个说我唾了她们的?昨天我去求皇上将她两人赏给我时,宫里头的嬷嬷可是验过她们身上的守宫砂,她们是清白的……不对,我是清白的!」
 
 
 
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