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朱轻 > 娘子要和离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娘子要和离目录  下一页


娘子要和离 page 9 作者:朱轻

   
  未能将鞑靼人澈底赶出大眧,这是父王一生的遗慽,每每喝醉了,父王都会默默地哭一场,若是当年他不受伤,哪里能容蛮子在大昭的土地上耀武扬威。

  而荆楚墨则是父王麾下的一员小将,在数次战斗中脱颖而出,获得了父王的赏识。荆楚墨敢拼敢干,又有脑子,很快便从大头兵升任校尉,他的军事才能逐渐凸显,而这也是当初父王力排众议要将她嫁给他的原因吧。父王早就看出来,他才是能为大昭赶走鞑靼人的将星。

  此时的他,浑身散发着让人信服和敬仰的光芒,李韵凝望着他的侧脸,心中既欢喜又激动,这是她的男人,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啊。

  「匀匀想不想去鞑靼人的草原上看看?」荆楚墨忽然回头问她。

  李韵凝早听人说过,鞑靼人的革原很美,有开满野花的小山坡和雪白的绵羊,「想,可是鞑靼人……」

  荆楚墨笑道:「有我在,别怕。」

  「好。」李韵凝觉得既害怕又刺激,乖乖随着荆楚墨下了城墙,上了马背,从边门摸了出去。

  出了城门,荆楚墨催动马扬蹄狂奔,李韵凝紧紧抱着他,整个人贴在他的后背上,感受着风驰电掣的快感。她觉得自己好像飞了起来,禁锢了许久的灵魂彷佛被放了出来,她想大叫、想欢唱。

  「害怕吗?」荆楚墨捉住她的双手,回头问她。

  李韵凝的风帽早被吹落了,她的头发顺着风肆意飞舞,她的脸上带着笑容,听到他的问话,她摇了摇头,「不害怕。」

  荆楚墨很开心,于是催得更急,马像飞起来了一般。

  天高,地远,无人的革原,终于可以任人自由飞翔。不知不觉中,李韵凝的眼泪便流了下来。从小到大,她都被人看得死死的,虽说都是爱她、疼她,但是那些关切疼爱和宠爱像一圈一圈柔软的绳索,将她紧紧地缠住,她只能在绳索允许的范围内活动,只要她想超出一点,便立刻会被人以各种理由软硬兼施地劝回去。

  比如,她曾经喜欢过一个男人,她曾经鼓起勇气跟他表白,还未等那个男人回应,她便被家人捉了回去,严加看守起来。

  她不自由,但是现在,荆楚墨带着她在广阔的革地上策马狂奔,迎面而来的是自由的劲风,天上飘着的是自由的云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自由的!

  第4章(2)

  马跑出了一身汗,荆楚墨便让马停了下来,他将李韵凝抱下来,笑道:「匀匀可还好吗?」

  李韵凝感觉浑身轻飘飘的,双腿有点发软,「好。」

  荆楚墨于是解下马身上的小包袱,拿出一条小毯子来,展开铺在地上。

  「来。」他躺在毯子上,拍了拍毯子,「躺我身边。」

  李韵凝四处望了望,绿色的革原上开满了不知名的各色小花,整片草原像一张巨大的地毯,拥有着最漂亮的花纹。于是她乖乖在荆楚墨的身旁躺下,随手掐了朵野花玩。

  荆楚墨伸出胳膊给她当枕头,李韵凝侧身躺着,一根一根地拔着野草、野花玩。草汁、花汁沾在指甲和指头上,染出了奇妙的颜色来。荆楚墨仰面躺着,左手捉了她的头发来玩耍,一会绕个圈,一会在自己脸上扫扫。两个人各玩各的,十分惬意。

  李韵凝玩着玩着,忽然觉得不对劲,荆楚墨越贴越紧,他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。她捉住他的手,阻止他继续往下摸。

  荆楚墨可怜巴巴地在她耳边道:「匀匀,我难受。」他仿佛在撒娇,语气软软的,带着一点可怜巴巴的味道,「给我好不好?我都等了你一年多了。」

  「哪有等一年多。」不是还有别人吗?

  荆楚墨翻身压在她的身上,定定地看着她,「粮仓爆满,再不交粮,要坏了。」

  李韵凝脸通红,羞涩不已。他、他、他怎么这么不要脸?

  荆楚墨捉了她的手去摸他的小弟弟,硬、烫、粗,很吓人。李韵凝忙不迭地躲开,心跳得老快。

  荆楚墨俯下身,开始亲吻她,他的吻急切而有力,她的双唇很便肿了。他的呼吸粗重,三中三高手论坛\全年免费三中三资料\特准特马资料:浑身发烫,整个人像燃烧的火焰,将她也点燃了。她的身体慢慢苏醒,曾经与他抵死缠绵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。

  ……

  两人力竭,相拥着躺在革地上。荆楚墨扯过她的披风,将两人盖上。

  李韵凝的头发全散了,嫩白的脸上满是红晕,眼角挂着泪花,额上有细密的汗水,发丝被汗水沾在脸上。整个人像个粉嫩的瓷娃娃,漂亮得让人陶醉。这就是他的娘子啊,他怎么喜欢都不够。荆楚墨亲吻着她的脖颈和后背,她的每一处地方他都很喜欢,每一处地方都让他沉迷。

  李韵凝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,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的小木屋。等李韵凝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了。

  玩够了的荆华璋终于回到了她的身边,他坐在床边,一边玩着郑海生给他做的竹蜻蜓,一边等她睡醒。

  看到儿子的时候,李韵凝有些内疚,昨天自打见了荆楚墨,她就把儿子给忘一边了,真是个不称职的娘。然而荆华璋似乎并没有因此不高兴,一见到她醒了,立刻眉飞色舞地向她介绍他的新鲜玩意儿,还说要教她怎么玩。

  李韵凝起身,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,身上也清清爽爽的。是荆楚墨给她换的吗?李韵凝有些害羞,又有些开心。

  「你爹爹呢?」

  荆华璋道:「爹爹说他要先去忙公务,一会就回来。」

  「哦。」虽然知道他身为一城守将,军务繁忙是肯定的。但不知为何,李韵凝还是莫名有些失落,她原本以为他会多陪她一会的。罢了、罢了,还是公事重要,虎啸关不比别处,丝毫大意不得。

  李韵凝起身,发现自己平时梳洗用的对象都在,想着难道是他派人去若古镇取来的?

  梳洗完毕,李韵凝牵着荆华璋往外走,陪他玩竹蜻蜓。走到外面,她果然发现护送她来边关的侍卫和丫鬟都来了,此刻正守在小木屋的外面。

  丫发云芍笑咪咪地迎了上来,「夫人早安。夫人是否要用早膳?」

  李韵凝点点头道:「端过来吧。」她昨天很累,今天睡久了,又饿了。

  云芍俏生生地应了,转身快步往山下的厨房走去。

  到了午时,荆楚墨忽然回来了。他一脸凝重,可在见到李韵凝母子时,立刻敛去了锋芒,变得温和了许多,「匀匀,军营环境艰苦,实在不宜久留,明天你和华璋回京城去吧。」

  李韵凝一怔。他这是在赶她走吗?明明他昨天还是那样留恋她、缠着她,今天又变了?还是说,他担心她知道了他已经私自纳妾的事?所以着急忙慌地要将他们母子送回京城?

  李韵凝心头不舒服,语气便有些淡淡的,「华华,你舍得离开爹爹吗?」

  荆华积连忙摇头,「舍不得,儿子才见到爹爹,不想走。爹爹,我不要回京。」

  李韵凝垂着头,双手把玩着腰间拴着的玉佩的穗子。她倒要看看,荆楚墨到底打算怎么隐瞒纳妾的事情。

  荆楚墨犹豫了一会,「既然这样,那你们先到若古镇去住着,玩两日再回去,如何?」

  呵,总之就是不让她去将军府,他到底还要藏那人到什么时候?他就这么怕自己为难那个人?他就这样宝贝那个人?李韵凝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,「将军府在若峰镇,我们去将军府住几天等你,如何?」

  荆楚墨一脸为难。

  李韵凝抬头看向他,心里憋得难受,怒火也止不住地烧,「我堂堂正正的将军夫人,怎么竟住不得将军府?」
 
 
 
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